鉴藏
93岁陈汝勤深情忆马得,扬子晚报直播逾100万粉丝观看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03-29 00:02:21

 图片

高马得与陈汝勤。郎才女貌青春时。

3月28日下午14:00-15:00,扬子晚报扬眼直播采访了高马得先生夫人陈汝勤女士,超过100万的粉丝观看了这次直播。93岁高龄的陈老,满头银发一丝不苟,身板硬朗,思维清晰。

图片

陈汝勤、高晴、高多夫妇与主播小熊

她回忆起初识马得,“他站在楼梯口,穿着长袍、戴个眼镜。我心里说:哎呀,是个老夫子”。后来接触多了,才发现他“很有趣,很有情趣,说话幽默,是很快乐的一个人”。在马得眼中,小8岁的陈汝勤一直是“小丫头”。直播中,陈老回忆起两人一起在新华日报当美术编辑的日子,一起插队下乡到宝应的快乐生活、一起“为艺术而艺术”醉心创作的时光……女儿高晴和儿子高多也一起出镜,秀出他们各具奇趣的作品,呈现一个“艺术之家”的盎然兴致。

图片

快乐的工作时光

图片

在新华日报工作时

图片

图片

烟霞伴侣

高马得2007年因病去世。他以画戏曲人物闻名,他把漫画艺术表现上的夸张特点和中国画技巧结合起来,并借鉴了中国京剧艺术的程式,随意点染,形成了独特的风格。所绘人物以生动多趣见长。形神兼备,雅俗共赏。宋文治先生曾经说过上海有个关良,南京有个高马得。高马得先生说:我没有进过科班,若说老师,一是传统,二是生活。他对晚辈说假如我有遗产的话,那就是长在你们身上的画画手艺,因为画画是高尚的事情,是正经事。高马得夫人陈汝勤先生因为“为艺术而艺术”这句话以自由的精神去追求艺术。他们是烟霞伴侣,他们最幸福的事是把爱好变成职业,他们曾经贫穷,却很豁达;他们曾经苦难,却活得有趣;他们曾经平庸,却怀揣高尚。他们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人!

 

 

附:             我与马得(节选)

 

我从小喜欢画画。上小学,美术课老师出题“自由画”,我把一张纸画得满满的,老师批语“好热闹”。上中学,喜欢外国电影明星,最喜欢《乱世佳人》女主角,画了挂起来。同学也找我画,母亲说,看你整天画这些破人头,将来能拿它当饭吃。我还真的吃上这碗饭,还嫁了也吃画画饭的丈夫马得。

我们并肩携手,生活了60年,意趣相投,有说不完的话。因为是同行,有时他说前一句话,我把第二句说出来,有时我俩同时说出同样一句话。

我们都画画,画的却不同。有评论家说:“高马得与陈汝勤走的是两条不同的艺术道路。”这是因为我是科班,读过杭州国立艺专(现改为中国美术学院)西画系。

我看马得画画,自如随意。用极少的笔墨表达出生动丰富的意境。而我受了系统的基本训练,画画拘谨、繁琐,放不开手脚。我想起香港城市大学郑培凯先生的一句话,他说:“为什么中国孩子学画画都要用西文的教学方法呢?”这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五四运动后,外来文化涌入中国,带来革新之风。如王朝闻所说,青年美术工作者盲目崇洋,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因循守旧、腐朽落后,以为油画将取得最重要的地位,认为那才是高级样式。加之,日本侵华战争,国破家亡,内战引发学生运动,学习不正常,无法认真研究西画的奥妙,学了一点原理却装了一脑袋的条条框框。

马得自学成才,从小在父亲留下的笔墨纸砚、金石碑帖中长大。少年第一次看人画画,是看赵望云在案前,稿子也不打,悬着腕,龙飞凤舞像写草书,几分钟就画完了,他惊奇和羡慕。从此临摹古画,喜欢老祖宗的东西,参观画展、博物馆。喜欢的都记在随身带的小本子上。受叶浅予先生速写的启发,画了一辈子速写,画动着的,走着跳着的,练熟了手和眼,他没有学过解剖,但对人体每一部分都熟记于心。他的画再变形,也不会错位,速写为他打下坚实的基础,成就了他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风格。

我喜欢马得的画,情不自禁地把他40年代的苗族情歌插图、杜丽娘的造型用木刻剪纸做出来。我们一同看戏,回来他画水墨,我刻木刻。他有时为我画,我也为他画,常常是兴之所至、心血来潮,想过把瘾时,会废寝忘食地沉迷于自我欣赏的朝朝暮暮。这些玩出来的杂画小品不知不觉积攒了不少,留下许多美好的记忆。因此想出一本《连理集》,记录我俩交融相通的印记留痕。文/陈汝勤

图片

爱玩的陈老太太与儿子高欢、儿媳喻慧

图片

快乐的一家子

图片

陈丹青夫妇与这快乐的一家子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编辑:冯秋红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