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
“回眸600年——从明四家到当代吴门”绘画特展 在中国美术馆盛大开幕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02 12:05:15

 

图片

开幕式现场

图片

中共苏州市委副书记李亚平致辞

图片

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致辞

图片

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张士军致辞

图片

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任万平致辞

图片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致辞

图片

中共苏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盛蕾主持开幕式

 

       由中国美术馆、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苏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的“回眸600年——从明四家到当代吴门”绘画特展,于2017年11月30日在中国美术馆盛大开幕。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表示,吴地绘画底蕴深厚,文脉绵长,面貌多样。并以“兼容并蓄、多方融合、含蓄蕴藉、以道统艺” 概括了其最为鲜明的四点特征。他在为展览撰写的序言中谈到:“凭借雄厚的经济基础、博大的文化传统以及一代代画家的群力推动,吴地绘画在长达六个世纪之中,都保持着文化昌盛、交流活跃、人才迭出的局面,同时也为当今吴地绘画拥有充分的文化自信奠定了坚实基础。新时代以来,在习近平总书记文艺精神的指引下,中国文艺界风苏万物、绿染大地。我相信,吴地的画家们也将乘此伟大东风,承袭六百年的光荣,继续依托江南水乡的文化特质,以海纳百川的气度吸收各派文化长处,淬砺致臻,鉴往昭来,始终航行在伟大新时代的浪尖,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再添辉煌!”

      这次展览共展出中国画、油画、版画、水彩画等作品164幅。分为三部分:一是古代作品,共29组件,71幅,从故宫博物院借展,主要有“明四家”及吴门后学,董其昌及“四王”等文人画史主流代表人物的经典作品;二是近现代作品,共18幅,主要展现苏州在近代绘画史转型方面具有开拓性与探索性的代表人物,诸如吴湖帆、颜文樑等人的精品,为中国美术馆、江苏省国画院、苏州国画院、苏州古吴轩出版社和私人藏品;三是当代作品,共75幅,包括历届全国美展获奖和入选作品的原作35幅,及专家评审后入展作品40幅。

      本次展览中, 1号厅展示古代经典作品,其后面半圆长廊中展陈600年来苏州美术大事记、年表以及近现代苏州籍绘画大师的精品,较为完整地呈现600年来苏州绘画史。8号厅和9号厅展现当代吴门绘画优秀作品,整个展览展陈方式上还增添了不少苏州元素。

      距今已有二千五百多年悠久历史的苏州是座举世闻名的文化古城。而尤其在近六百年,苏州更成为全国农渔业、工商业经济的重心和文化艺术重要城市,其主要特色是综合实力强,门类齐全,发展持续。其中,苏州的美术创作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以沈周、唐寅、文徵明、仇英“明四家”为代表的吴门画派,更是中国美术史上规模、成就、影响深远的绘画流派之一。“吴门画派”最大的特点就是兼容并蓄,既推崇宋元前人的艺术,也不排斥当时已遭到社会非难的浙派以及上溯到南宋、北宋的艺术,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不囿于传统,又面对自然观察并有所创造。这是一座中华文明发展史上的艺术高峰,奠定了苏州作为东方文化重镇的历史地位。

      明末以后,“吴门画派”的文脉一直延续。从董其昌开始,与明代“吴派”相衔接,创立了文人画新风的“松江派”。尔后,在属于苏松地区的太仓、常熟等地,形成了以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为代表的“四王”画派,他们传董其昌和“松江派”衣钵,承正统派文人画传统,以摹古为主旨,讲究笔墨趣味,追求文人画意韵。因传承侧重有别,王时敏、王原祁创“娄东派”,王鉴、王翚立“虞山派”,两派均代有传人。受清代皇室青睐,“四王”作为正宗、正统在清宫画院内传佈,宗学者也甚多,影响所及直至清末民初。

     从1895年到1949年的晚清民国时期,苏州画家自由结社,先后成立了20多个画社、画会,为海派艺术的形成作出了卓著的贡献;更有大量苏州画家融入上海画界,延续“吴门画派”文人雅集的传统。 一方面,延续文人画传统的美术社团如怡园画集、桃坞画社、娑罗画社等蓬勃兴起;另一方面,受西方美术影响,油画、粉画、水彩画等也逐渐生根开花。特别是1922年,颜文樑等紧随时代新风,创建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后又成立美术馆,举办画赛会,培养了大批美术人才,与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等共同开辟了中国近现代西画教育和创作之路。

     新中国成立以后,苏州绘画在新的时代环境下,以自身的条件为依托,波浪起伏,变革演进。1960年苏州成立了张辛稼为馆长的苏州国画馆(后改为苏州国画院),在传统笔墨反映现实生活的新国画建设中,苏州画家余彤甫、张晋、费新我、张辛稼、吴䍩木、许十明等脱颖而出。

    改革开放给苏州画坛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中国画、油画、版画、粉画等各画种创作日趋繁荣而多元,老一辈焕发青春,中青年崭出新俊。张继馨、孙君良、周矩敏、徐恵泉等为代表的中国画创作,典雅的传统艺术文脉与鲜活的现代审美趣向相融,开拓出当代吴门花鸟、山水、人物的笔墨新境,吴门画派的艺术传统在苏州这片文艺沃土上焕发出勃勃生机。特别是近年来,苏州的美术家们收获了“百家金陵”等众多国家级美术大奖,苏州美术界进入了人才辈出、佳作如潮、诸画种齐头并进、创作空前繁荣的大美术时代。

       姑苏画坛600年人才辈出,代现巨匠,一脉相承,传绪不绝,此次展览又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悠久而灿烂的吴地文化。

      特展学术研讨会也于开幕式当天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一层1、8、9号展厅,将展出至12月10日(逢周一闭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展览现场

 

东吴万里  墨韵流芳

——600年吴门画派文脉与复兴

       造物主似乎格外垂爱吴中大地,将无数的美好集聚于此。这里四季分明、水量丰沛、膏腴万里、物产丰饶;这里经济富庶、社会稳定、教育发达、人文荟萃。“山泽多藏育,土风清且嘉”(陆机《吴趋行》)的吴中大地,钟灵毓秀,活力四射,孕育出辉煌灿烂的文化艺术。

      就绘画而言,明清之际的吴地绘画俊采星驰,成就了中国画坛的半壁江山。而随后的几百年间,更是画派林立,名家辈出。以吴门画派为滥觞,衍生出的松江画派、虞山画派、娄东画派,皆为引领风气的时代翘楚。而海上画派、新金陵画派,也无不与吴地画派或吴地画家因缘至深;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巨擘颜文樑、庞薰琹、吴作人等大师,亦是从这片热土走出的卓越儿女;至于新中国建立以来涌现的如张辛稼、吴䍩木、张继馨、孙君良、刘振夏、刘懋善、马伯乐、周矩敏、徐惠泉等吴地画家,均浸淫着吴地的文化气息,吸收着多元的文化滋养,响应时代召唤,不负人民期待,共同打造出一个气质独特的地域画派新群体。

      吴地绘画底蕴深厚,文脉绵长,面貌多样。我认为,其中最为鲜明的特征有四点,即:兼容并蓄、多方融合、含蓄蕴藉和以道统艺。

 

一、兼容并蓄

      兼容并蓄是吴地绘画的传统。究其历史渊源,在明代中后期个性解放思潮和商品经济大势的冲击下,随着有钱有闲的市民阶层数量剧增,吴地的文化生活日趋丰富,人民也开拓出更广泛的文化视野。出于日益增长的消费、休闲乃至凸显个人身价和品位的需要,吴地绘画催生了各种题材与风格类型的蓬勃繁盛。于是,在题材方面,吴地的画家们既表现文人雅士的宴饮雅集、品茗酬唱、访幽探胜,也表现平民生活的阊门舟阻、杂技游戏、农事耕读;在风格方面,既有对注重笔墨表现、追求淡远意境的文人画传统的继承,也有对重视主题结构,讲究真景实感的院体画风的发展。几百年来,兼容并蓄逐渐成为吴地绘画的最重要特征:无论是文人画家还是职业画家,无论是个人化的怡情遣兴还是有要求的赞助委托,无论是喜闻乐见的通俗娱乐还是曲高和寡的学术探索,皆能襟怀开阔、广取博收、尊情好俗,主张多识,不但有效避免了师承“近亲”繁衍可能造成的偏颇狭隘,也真正做到了趋新求异与复古尚博的并行不悖,乃吴地画家内心世界之立体镜像的生动反映。

 二、多方融合

      思想和艺术的兼容并蓄,必然走向异质观念与风格的融合。故而,多方融合是吴地绘画的又一重要特征。吴地画家们“有古必参”却非“绳趋尺步”,而是融会贯通、“无体不化”,助时人换眼,替画史创新。事实上,吴门画派本身,便是中国绘画史上文人画、院画两大传统的首度融合。比如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四大家,博采众长,“行”、“利”并存,引领文人画家与职业画家群体之间的换血重组,带动艺术批评和审美取向的重新分化,从中折射出时代的雅俗旨趣嬗变。再如明末画家张宏,也是融合多方的杰出代表。他既继承了吴门画派的风格和特色,又师法造化,青睐写生,所构之境注入现场感的新鲜气息,令人耳目一新。 此外,较之于宋元时期的文人画程式,吴门画派还确立了完整而成熟的诗、书、画、印综合配置。自此,以诗歌咏志向情怀,借书法写性灵气壮,凭绘画描庄严妙趣,恃印章篆金石铿锵,成为中国文人画程式的主流标配——此举,无疑也是体现其多方融合特征的有力佐证。长期以来,吴地画家们梳理传统,借鉴时贤,兼总条贯,揽其精微,用自己的才智与真诚让创作实践适应时代变化的发展道路,努力实现古今中外的融合统一。

 三、含蓄蕴藉

      吴地是水的天堂。滚滚长江、淼淼太湖、绵绵运河以及纵横密布的河道水网,哺育了吴地儿女并赋予其神采。吴地的水,既没有波涛汹涌与起伏不定,也没有气势磅礴和一泻千里,而是一派温和明净以及含蓄蕴藉。这,是只属于吴地的水意象,它在万年演变过程中,早已内化为吴地画家的生命特质和文化性格,并通过作品弥漫出如水韵一般的旖旎、婉约和空灵。因此,吴地画家的文化积淀与内在修养绝非故作姿态,而是发自灵魂的优雅习惯与自然流露。他们的风流才华,由是也不会喷薄而出、锋芒毕露,而是深藏节制、曲折释放,在高明的文化密码中尽显美妙。比如肇端于吴门画派的“仿”美学,即为含蓄蕴藉的集中体现。画家创作中的“仿”,并不要求与所仿对象的近似或匹配,相反高扬主体意识,强调自我抒发,在前人审美语汇的基础上积累提炼、精致凝结,寄寓作品错综交集的深刻意旨,涵映对文化渊源和画学渊源的通透了解,成为特定的文化场域、文化圈与交际群体综合作用的产物。透过“仿”的创作以及对“仿”的解读,作品的意义将在历史的延宕中不断叠加,从而更具蕴藉性。数百年来,吴地绘画的语言、图像以及其中承载的知识、思想和志趣,在历时性传播中被丰富、延伸乃至重生。直至今日,吴地绘画依然优雅恬静、含蓄蕴藉,画家们创造图像观念符号和新的观看方式,依怙笔墨程式进行意涵“编码”,伴随笔势流转传递内在心境。含蓄蕴藉,已经成为吴地绘画参与地域乃至民族文化建构的独特姿态。

 四、以道统艺

      吴地画家尤其注重创作的合理性、合法性与合目的性,简言之即创作应该以道统艺。古往今来,所有杰出的画家都会思考如何观照历史,如何对待当下,如何引领未来的问题。明代中叶,吴门画派画家就从技法和品味上对此前的浙派画风提出指摘,而他们所倡导的“仿”,某种意义上也体现了对道统的选择。道统者,即“认同、正统、弘道”之谓也。明末画家董其昌、莫是龙、陈继儒等人提出南北宗说,则标志着传统中国画学道统谱系的正式确立。可以看到,以董其昌为代表的松江画派,以王翚为代表的虞山画派和以王时敏、王原祁为代表的娄东画派,都是吴中地区的出色画派,他们无不强调绘画的道统意识,也均被奉为当时的画学正脉。道统意识深刻地影响了吴地的画家,他们通过确立道统,以道统艺,让母题限定和价值范式发挥其最大作用,帮助创作者审视、矫正创作主体的绝对自由所可能带来的虚无和偏激。如今,吴地画家们立足体现中华民族精神的优秀文化传统,正在当代中国现代化进程和新文化建设中重构画学道统。他们紧贴时代、感悟生活、关注民生、热爱自然,以个体的思想血液接通时代脉动,以个体的艺术生命融入文化传统,从而使个体的艺术创作在道统性的彰显中超越自身意义,获得升华,迈向不朽!

      凭借雄厚的经济基础、博大的文化传统以及一代代画家的群力推动,吴地绘画在长达六个世纪之中,都保持着文化昌盛、交流活跃、人才迭出的局面,同时也为当今吴地绘画拥有充分的文化自信奠定了坚实基础。新时代以来,在习近平总书记文艺精神的指引下,中国文艺界风苏万物、绿染大地。我相信,吴地的画家们也将乘此伟大东风,承袭六百年的光荣,继续依托江南水乡的文化特质,以海纳百川的气度吸收各派文化长处,淬砺致臻,鉴往昭来,始终航行在伟大新时代的浪尖,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再添辉煌!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7年11月26日

 

图片

顾志军 迷恋与传说 版画 150×85 2014年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

图片

杭鸣时 山外山 粉画 110×80

图片

刘振夏 阳澄湖畔牧鹅人 国画 129

图片

卢卫星 渔村 粉画 88×128 1999年第九届全国美展金奖

图片

孙君良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国画 136×190  1984年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

图片

徐惠泉  花之梦  160.5X179cm  纸本 2009年作 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

图片

姚茛 温暖的阳光 油画 174×135 1999年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

图片

庾武峰 夜色微澜 版画 60×86  2014年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

图片

张继馨 霜叶红于二月花 国画 120×240

 

图片

 图片

庞薰琹 油画 穿蓝印花布衣的女孩 1962 布面油彩

图片

吴湖帆国画云中山顶 1956年

图片

颜文樑油画北海  1960年

图片

张辛稼 奋翮凌云志

图片

陈道復洛阳春色图卷

图片

仇英临萧照高宗瑞应图卷-全形

图片

董其昌仿大痴山水卷-全形

图片

沈周仿董巨山水轴

图片

唐寅双监行窝图并书记册

图片

王时敏山水轴

图片

 文徵明猗兰室图卷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朱晓晶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