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在你身边
  江苏省及省城南京最新最快的时政速递,最权威的政策解读,最贴心的政务服务。把脉政经走势,搭建政府与百姓的连心桥。“政”在江苏,“政”在发生,“政”在进行时,“政”在服务区,“政”在你身边••••••
[新诗风○他们] 毛文文:《春色与父亲有关》(四首)
2019-02-12 19:00  作者:龚学明

图片 

春色与父亲有关
文/毛文文

父亲,用雪亮的犁与大地交谈
一次次深翻又耙平、起垄
吆喝一声,春雨就来了
油菜开始开花,麦子开始孕穗
大地欣欣向荣,不得不承认
绿就这么扑面而来
那时的土地多像你几个儿女啊
春天你总是要为他们换一身衣服
土地,从来没有荒芜过

如今,总是害怕走近田野
我怕春天来了
仍然看不到大地的绿色
父亲已越来越力不从心
挑担子的姿势向前倾斜且缓慢
可大地仍然不知不觉绿了
父亲,我们多像你的庄稼啊
慢慢地就都绿了,再长……

春色与父亲有关
我们不愿意在春天联想秋天

图片
乡关何处
文/毛文文

我出生的地方叫臧村头
是一个小山村,东面有坡
西面有山,像爷爷的背
拉的弓。父亲张开臂
把村前村后的责任田抱在怀中

我更愿意叫它渔地,老辈说
曾经的臧村头,风不调雨不顺
请来姓毛的抛锚(毛),镇守风浪
我姓毛的爷爷从外乡赶来
血脉中汹涌着气吞山河的豪情
却是租人家房,借人家床
明亮的月光结满了霜
爷爷的落叶无法归根
臧村头的臧
有时候象隐藏的藏

但地铁有力,新通道路宽
它们从村西呼啸而过
工业发展,现代文明,老家
不再相信神灵,每一片土地
都在增值,耕种远方的牛已经
不吃草,我的一亩三分地
再也不用锄头和镰刀
我的乡愁如水稻和麦子
哪里知道康乃馨和玫瑰的味道

乡关何处,我只能写首诗
在这个凌晨,在一座小城里
在心里的土地上,用我的指尖
一遍一遍地象用锄头一样地刨

图片

下雪的时候
文/毛文文

雪继续下,我害怕遇见自己
去的脚印重叠着来时的脚印
一种怕摔跤的担忧
在来时路上变得恍如梦境
等到可以大步流星
雪已覆盖了雪

我倾向于晴朗的天气
倾向于风和日丽,到处鸟语花香
一个人,或一群人快乐地走着
我不会寂寞,寂寞了也能喜欢
这温暖的人间,这自然的欢喜

我觉得自己并不重要
也如一花一草生长缓慢
相信雪也是这样
慢慢地飘舞慢慢地融化
原谅我的胆怯和深情
那些脚印深浅不一
很像我看你的木讷眼

图片

石门
文/毛文文

石门打开,让风和阳光进去
让李白再回来一趟
他的桃花流水和梦幻秦人家
在云山雾海里缭绕

这里山花烂漫野果成串
这里的百鸟和春天在约会
这里的朝霞和云朵在出嫁
这里的溪流已是云朵的娘家
这里的桃花已变成了朝霞
这里群山骨肉相连
千峰攒聚的高地 故乡尽收眼底

石门打开,溪流潺潺
这里是真正的自然
尘嚣远去 山风呼唤
心灵在原生态林里找到桃园
花也开过。桃也艳过,你是否来过
我要用诗人的想象在时光深处
找到血脉里的山川、河流、雾霭
我也是一块山上的石头
我的石门在心之岩上
朝着故乡的方向缓缓打开

注:石门,在安徽马鞍山市横山风景区。图片

图片

(诗人毛文文)

作者简介:毛文文,男,1966年生人,现居南京溧水。在广播电视台工作,诗作见《安徽文学》、《扬子晚报》、《江南时报》、《江海晚报》等报刊。南京市作协会员、区作协理事。诗观:率性做人,随性写作,诗意生活。

来源:扬子晚报网

编辑:龚学明 束向红 (特邀) 茅子(特邀)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