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在你身边
  江苏省及省城南京最新最快的时政速递,最权威的政策解读,最贴心的政务服务。把脉政经走势,搭建政府与百姓的连心桥。“政”在江苏,“政”在发生,“政”在进行时,“政”在服务区,“政”在你身边••••••
【视频】跟拍大桥2年,她用有温度的镜头定格大桥维修的十几万个瞬间
2018-11-22 08:46  作者:石小磊

当一盏盏玉兰花灯重新绽放时,大桥离回归也越来越近了。南京城市摄影队队员薛晓红,全程跟拍大桥“闭关”2年多,此刻的心情却很难形容,“盼了这么久,可真等到恢复通车那一天,一下子会没了牵挂。”泡在桥上200多天,她不仅用镜头定格下了大桥首次全封闭维修过程中的十几万个瞬间,而且还记录下了数百名修桥工匠平凡而不简单的大桥生活,翻开每张照片,都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图片

【记录平凡修桥人】
有坚守——
施工队长每天巡桥三四万步

2016年10月24日,离大桥正式封闭还有4天,薛晓红背着照相机走上了南京长江大桥。此后的2年多时间中,平均每隔三四天,她就要上桥一次,大桥上的那些人、那些事,在她的镜头中被永远地记录了下来,也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照片中这个拿着对讲机的40岁男子名叫王明亮,是个丰富的表情包,严肃起来让人害怕,开心的时候又憨态可掬。初中毕业后,他就开始干建筑,曾经拿到焊工十级证书。在大桥上,他是负责主桥部分防护棚架搭设以及桥面拆除的施工队队长,带领着近两百名工人。
“他很能干,单是在桥上巡查,每天就要走上三、四万步。”薛晓红每翻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都能回忆出许多细节。

图片

王明亮和哥哥都在大桥上干活,去年9月初,他们身患胃癌的老父亲特地从老家来工地上住了几天,就是为了亲眼看一看大桥。“老一辈的人,确实对大桥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有感动——
永远的大桥,漂泊的修桥人

“漂泊,于他们,是常态,于我,总是猝不及防。”这是2017年6月6日,薛晓红在朋友圈里发的一段话。这一天,她认识了大半年的一对桥上打工的夫妻要分别了,妻子独自一人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他俩都是广西的。老邓是架钢桥面板的,他妻子负责给施工队烧饭。你看,照片上老邓躺在狭窄的床上,妻子倦坐在一边,用手机看电视剧,这是修桥工人平时最普遍的娱乐活动。可是这天他妻子情绪很不好,因为得到消息,她得先离开。”另一张照片上,妻子正坐在床边流眼泪,心里舍不得老邓。
大桥封闭两年多,修桥队伍却换了一茬又一茬。面对这些平凡的人和事,薛晓红说,自己总做不镜头之外的冷静,只能絮絮叨叨,碎碎念念,又念念。


有遗憾——
照片还没送出去,有的工人已经走了

薛晓红给记者展示了一张集体照,这是她给王明亮那支施工队拍的合影。“我按人数洗好了,说好给他们一人一张,结果还没送出去,有的工人就已经走了,特别遗憾。”那天去送照片,正好遇上了队伍中一个工人,50岁左右的模样,背着大包小包准备离开,薛晓红连忙拿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 “ 他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把喝水用的空杯子拿出来,然后把照片卷好了塞进了杯子里面,说这样不会揉了。”

 

有奇遇——
跟着50年前的老修桥工,找回“三面红旗”上的红玻璃

与大桥相伴2年多,也有奇遇。
73岁的徐冬生,是负责大桥文物修复施工的鸿基公司的项目书记,也是工地上唯一一个曾在50年前参与过大桥修建,如今又继续为大桥服务的建设者,曾参加过栏杆、浮雕、桥头堡的施工。1968年通车时,最初的“三面红旗”上贴的是红色玻璃瓷砖。在南堡贴完瓷砖那天,班长让徐冬生把多余的瓷砖拿下去,他当时有点累就没拿。这次重修桥头堡时上来一看,那些红玻璃瓷砖竟然都还在。
找到这些红玻璃瓷砖的时候,薛晓红正在桥上拍摄,便也收藏起了几块。

 

有辛苦——
工人们的苦和累,她也一起体会

跟拍大桥,跟着跟着就有感情,几天不上桥,心里会惦记,但于她而言,中间也有苦和累。工人们承受的,有时她也跟着一起感受。
今年7月份,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大桥的引桥开始摊铺沥青。上午10点多,桥面温度就达到50多度,更别提170度的沥青料了。跟拍了四五天,薛晓红的嘴角全起了泡, “当时觉得真吃不消了,想撤退,但是又不甘心。”回想起当时的种种心情,薛晓红摇摇头,对记者说,其实60%的工人,嘴角都起泡了。
大冬天,桥面上的冷风吹到人骨头里。薛晓红拍下了工人回宿舍后的场景,他们用塑料桶打上热水浸泡着冻僵的双脚,虽然苦,嘴角却都咧开了笑容
她的镜头下,有桥下面修补裂缝、喷涂底漆的工人,虽然“全副武装”起来了,可看他的睫毛,全染上了厚厚的灰白色。还有喷砂打磨旧漆、铁锈的工人,砂粒蹦到身上,那真叫一个疼。

图片

有震撼——
桥头堡“修旧如旧”,1平方米要用斧头砍1500下

“这张照片里的老工人是负责大桥大堡外墙施工的,我把洗好的照片送给他时的场景。他右手拿着一把斧头,身后的桥头堡的斩假石工艺,就是工匠们一斧头一斧头凿出来的。”薛晓红翻出今年夏天拍摄的一组照片。1平方米墙面要用斧头反复敲击1500下,让大桥修旧如旧。

 

【为什么跟拍大桥“闭关”】
记录城市变迁 ,“不拍就没了”

图片

今年9月26日晚,一组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亮灯”的照片在南京人的朋友圈里广为流传,这些照片就是薛晓红蹲守在大桥上拍到的。
为什么要跟拍大桥“闭关”维修?对于这个问题,她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说,2014年加入南京发布工作室成立的南京城市摄影队后,一直关注南京城市变化,很自然地希望记录下这段时光里的人和事。“有人重视结果,而我注重过程,有的东西,不拍就没了。”她与大桥同龄,在江北长大,从小每次进城都要经过大桥,“对我来说,南京长江大桥更是一种家的感觉。”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石小磊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