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女大学生做兼职伴娘收获爱情,还创办了“职业伴娘”平台
2022-05-23 20:30

根据中国习俗,伴娘通常是由新娘的未婚女性亲友担任。不过,近年来,出于各种原因和目的,租赁伴郎伴娘的新人越来越多。当伴娘俨然成了一门生意,不管是在闲鱼、抖音还是小红书等互联网平台,输入“伴娘出租”就会跳出很多搜索结果,“出租伴娘”一般收费从200元到2000元不等。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和多位从业时间不同的兼职伴娘聊了聊,发现每一单交易的背后都有不同的故事:有的因为晚婚,身边没有合适的闺蜜;有的不想欠人情选择花钱解决;有的因疫情影响,之前找好的伴娘无法赶到现场……而“出租伴娘”也是想法不一,有人为了赚钱,有人想体验生活,有人各地接单想游遍全国,还有人从中找到巨大商机,已经创办了职业伴娘的平台。

依托平台出租自己当伴娘

“拒绝婚闹”是底线

紫牛新闻记者在小红书和闲鱼等平台输入“伴娘出租”就会跳出很多搜索结果,地址显示在全国各地,有兼职伴娘,也有职业伴娘。

通常,出租者会先介绍自己的年龄、身高和体重,有诚意的还会附上本人近照。记者发现她们在介绍自己时,都比较自谦,诸如“长相一般”“路人”“不抢新娘风头”“普通”等词语出现频率颇高,但也会随后自我介绍“适合出镜”。在性格方面,大多会强调:“细心”“随机应变能力强”“配合度高”等。为了更好地推销自己,有人会将自己的才艺写上,有人表示可以为了婚礼减肥,还有人说自己“可甜可盐可搞笑”。

图片

网络上不少姑娘应聘当伴娘

随后,出租者会注明接单范围,一般以本地为主,只有少数人或第三方平台才全国各地接单。对于价格,有以小时计费的,也有以天计算的,通常需要先付定金,然后余款在婚礼结束后结清,费用根据具体流程从200元-2000元不等,一线大城市普遍较高。

“对外可保密”可能是她们的职业操守,很多人都会提及。另外,大多数人表示可以接受婚礼小游戏,不过,几乎所有的“出租伴娘”都会标注自己的底线:“拒绝婚闹”“拒绝挡酒”。

图片

当伴娘的价格从200元到2000元不等

23岁护士兼职8次

赚了4000元

小尤属于有“组织”的兼职伴娘,今年23岁,工作生活在成都,是一名护士。小尤告诉记者,从2019年她就开始做起了兼职伴娘,但那时还没有“出租”的概念,都是通过熟人介绍,每次400元。

真正接触到“租赁伴娘”是在2021年10月,小尤在网上加入了一个“出租伴娘”的团队。团队业务遍布全国各地,会分发账号,她按照步骤在网上接单,价格根据雇主需求400—1000元不等,谈成后由团队推给合适的人。通过这样的团队,小尤接了8单,赚了4000元,她认为,依托团队业务比较稳定。

小尤身高不到160厘米,身材娇小,接单范围限于成都附近。她告诉记者,自己当伴娘时都是化淡妆,避免抢新娘的风头,另外自己也擅长唱歌,几乎每次都会在婚礼上表演。根据之前做伴娘经历,小尤说,现在很多新娘都愿意找有经验的伴娘,这样会让婚礼流程更加顺畅。对于新娘租赁伴娘的原因,小尤说,有的人因为晚婚身边找不到合适的人,还有人不愿意欠人情,觉得花钱解决比较好。

小尤认为,兼职伴娘属于服务行业,细心很重要,只有慢慢建立起自己的口碑和信誉,才能接更多的单。她还向记者分享了最近一次做伴娘的经历,觉得自己还担当了心理咨询师的角色,“今年五一参加的一个婚礼,早上赶到新娘家后,发现她家里人很少,只有新娘的妈妈和侄女,妈妈后面需要招待客人,相当于后续的工作都要我来做了。我发现新娘很紧张,总是找话题跟我聊,说着说着就哭了。原来,新娘的父亲身体不好,连婚礼都不能参加,她舍不得离开家。后来在我的开导下,新娘的情绪才慢慢好起来。”

小尤表示,自己曾经恐婚,但现在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婚礼,那么多感动的瞬间,自己对爱情有了憧憬。“还有,别人的婚礼对将来自己举办婚礼也会有启发,特别是那些婚礼中有趣的小游戏,我将来也会借鉴。”小尤说,在自己结婚之前,会将兼职伴娘的工作继续下去,“既能增加收入,还能体验生活。”

钱没看起来那么好赚

有时还会受到骚扰

和小尤不同,小玲(化名)属于单打独斗型的兼职伴娘。她目前在北京上学,今年6月即将毕业。说起当伴娘的经历,她说其实这一行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钱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好赚,说到底,赚的是辛苦钱。”

小玲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老家在西部一个小县城,妈妈含辛茹苦将她养大,兼职伴娘纯粹为了赚钱。为了减轻妈妈的经济压力,小玲刚上大学就开始兼职,做过家教,发过传单,兼职伴娘只是附带为之。

“是从一个学姐那知道的,两年来零零散散接过十几单,赚了八九千元。”小玲现在还对第一单印象深刻,“第一天在网上发帖,晚上就有新娘联系我了,而且婚礼就在第二天。新娘解释说本来约好的伴娘因为老家疫情防控,突然来不了了。”小玲告诉记者,由于对方比较急,所以谈好价格后,当晚就把她接到了新娘所住的酒店。第二天一早,小玲正式上岗,参加了接亲仪式,下午陪着拍照片,晚上的婚宴陪新娘上台,送戒指、递交杯酒、递改口茶。当天小玲加上红包一共得到700元。

小玲接单只限北京本地,她对兼职伴娘收入挺满意的,但也有自己的苦恼。“在网上发帖,有时候会收到私信骚扰,婚礼上也被揩过油。”她说,这些遭遇不敢告诉妈妈,怕她伤心。“已经找好了工作,正式上班后,我就不想再做兼职伴娘了。”小玲说道。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兼职伴娘有时候也会遇到“放鸽子”的情况。南京女孩杜鹃第一次接单就出师不利,记者采访她时得知,她刚刚接到兼职伴娘的第一单,雇主的婚礼安排在5月中旬,但到了约定时间,雇主突然将她的微信拉黑了。杜鹃觉得很委屈,“之前我在网上和新娘聊了很多天,沟通确定了婚礼细节,没想到她一声招呼都没打就爽约了。”她说,因为自己没经验,也没收定金,以后会吸取教训。

女大学生做伴娘收获爱情

创办职业伴娘平台

谢宇科今年22岁,是成都某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学金融专业。在兼职伴娘前,她已经担任过4次免费伴娘,有些经验。大三时,谢宇科看到网上有招募伴娘的信息,想赚点零花钱,所以也想试试。信息在网上发布后一个月,她就接了第一单生意,婚礼在杭州萧山举行,当天她获得2600元酬劳,“婚礼前一天试妆时,新娘送了我一套伴手礼,还请客做了一套好几百元的指甲。”

图片

当过许多次伴娘的谢宇科

谢宇科的梦想是能够走遍中国,所以全国各地的单都会接,一般由雇主承担来回机票。目前,北京、天津、山东、江苏、上海、浙江、江西、贵州、广西、云南、四川等地都留下过谢宇科身着伴娘服的身影。截至目前,她已接单40次,而且还在时刻准备着来自准新娘们的召唤。对于各地婚礼的流程,谢宇科如数家珍,而她自己的工作也就是:布置婚房、陪拍照片、做接亲游戏、送戒指、递交杯酒、递改口茶,作为伴娘代表发言,陪新郎新娘敬酒......

在今年3月海口的一场婚礼上,谢宇科还因兼职收获了爱情,对象是兼职伴郎尹元辑。在尹元辑和谢宇科共同珍藏的一张照片上可以看到,当时在接亲时,戴着黑框眼镜的兼职伴郎尹元辑,目光聚焦在谢宇科身上。婚礼结束后,因谢宇科要紧急提交论文,尹元辑主动提供帮助并陪伴至凌晨。回到自己房间后,尹元辑微信收到对方发来的信息:“你还蛮可爱的,哈哈哈。”此后,一段美妙的缘分就开始了。

一年多的兼职经历,让学金融专业的谢宇科嗅到了商机,2022年2月底,她拿出做兼职伴娘攒下来的几万元和家里的资助创办了职业伴娘平台——美伴科技。“国内对于兼职伴娘的需求量很大,我想把资源整合起来,将自己学到的金融学知识融入创业。” 目前,谢宇科创办的伴娘平台有34000人入驻,截至目前接单970次,平均每单价格在600元左右。

图片

谢宇科公司的伴娘团队

记者通过与多人交流发现,雇主找人做兼职伴娘的原因五花八门,有的因为晚婚,身边没有合适的亲友担任;有人不想欠人情,选择花钱解决;有的对伴娘属相有特殊要求;还有的因疫情影响,原本约好的伴娘无法赶到现场。另外,大多数雇主并不希望客人知道伴娘是租来的,会要求签署保密协议。总之,目前兼职伴娘还是一个新兴兼职,没有统一的标准和规范化的培训机构,如何做好伴娘只能靠自己领悟,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这个。

紫牛新闻记者|陈勇

实习生|徐韶达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素材来源: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