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老婶子春妮
2017-11-06 17:14:57

 文/潘国本

  老婶子什么模样?你看过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没有?告诉你,今天还有人称她春妮。那她最近做什么了?给你说几件事吧。

  3月7号,老婶子手机上,来了条江苏银行的信息,说有笔存款到期了。因为有过几次存储交往,她与这里的职员都熟悉了。那天,老婶子刚在银行办完存款的转账,大堂经理笑眯眯地走近她了:婶子啊,最近我们在筹建一个吸收基层资金的小组,已经选定两人了,还差一个,我们看你挺合适的,愿不愿意?婶子懵懂了:是不是搞错了,我都快70岁了?经理说,没错呀,婶子办事利索,待人和善,也接地气,我们缺的正是这样年龄段的好婆。

  不就是几次业务往来吗,一次简短的家常搭讪,还是站着完成的,怎么就来了这么好的信誉度?

  月头还有件事。清清住院两个星期了,老婶子才知道。清清的妈妈跟老婶子是老熟人,怎么能不上医院看看呢,可那医院在青山,青山离这里三十多里。

  她找了辆送人的车子,司机说只有明天上午抽得出空来。好,两人当即敲定。过后想起,前阶段肠胃老不舒服,她预约的区人民医院的专家门诊,不也是明天吗?正是无巧不成故事,当天晚上又接上个电话,孙女从审计大学回家,又是明天,不也得有个准备吗?

  第二天,8号,老婶子一早起床,赶到泮池菜场,孙女喜欢吃炒鱼片,寻到了3斤多重的乌鱼。回家路上,顺道岔进超市,买了送清清的八个苹果、一箱牛奶。7点一到,婶子顺利登上了去青山的车子,准时。10点,她坐在消化科专家门诊的门前候诊了。乌鱼也没注意是什么时候剖洗和切片的,反正孙女到家时,那口炒鱼片的油锅,已在噼里啪啦致欢迎词了。

  大约她对自己的效率也有些欣赏了,过后把这个上午的简史,讲给她的老闺蜜听了。闺蜜说,我看你是把自己当中学生了,上早读、课间操、四节课整个上午,精确到每分钟!婶子没接话茬,只咧着嘴。“闺蜜”补问:“你老先生呢,老先生养家里看吗?”“去青山,看预约,不都是自己的事嘛!”“那买苹果,炒鱼片呢?”“这种活他干不来,家务,他只能打打下手。”我知道那老先生,别看他单位上火龙火马的,家里,有春妮在,他就是贾府里那种做粗活的丫头,承包拖地,烧水,倒垃圾。

  那天下午她睡了一会,就去野鸭滩,拍了一套九连方晒朋友圈。老婶子不仅能发微信,还能用手机拍照,能发九连方图案!

  婶子发进朋友圈的那个九连方,我也看到了,有一个镜头,一定得自她的一次成功抓拍:水面上,一只绿羽毛野鸭,显然已“先知”到“春江水暖”了,小翅膀,一个激灵,爪子踮上水皮,一点一点,立马踏出一串精致水纹……

  此刻,你该明白了,银行经理为什么会聘请她去做业务员了吧。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