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母亲从乡里来
2017-11-06 09:56:43

  我提着装得满满的购物袋,心满意足的下电梯。电梯的另一边,一母女俩正努力地上电梯。

  老母亲满头白发,看起来有七十多岁了。可能是第一次使用电梯上下,她尝试着用左脚先踩上电梯,在电梯上升的过程中,右脚却不敢配合着上,她又快速地把左脚撤回去。也不再年轻的女儿,在旁边反复教着上电梯的要领。老母亲仍然不得要领,把左脚踩上去又缩回来,踩上去又缩回来。在她们后面有几个人等着上电梯,女儿只好把母亲拉到一边,带着抱歉请后面的人先上。

  反复几次后,老母亲更无措了。她用左手扶着右边的扶梯,一脸破釜沉舟的坚定。我吓了一跳,如果她这样勇敢地两只脚踩上去,电梯一上,她会被惯性拽倒的。我急步走过去,让她右手稳稳地扶着扶梯,轻声告诉她只要不踩着黄线就好,踩在黄线中间最安全。旁边的好心人上电梯的时候,扶着她的左胳膊,她终于成功地上了电梯,我也松了口气。

  从满头白发、手脚无措的她进入我的眼帘时,我恍惚中看见第一次出远门送东西给我的妈妈。当时,我在另一个城市县城工作。已经是深冬了,妈妈电话里反复问我冷不冷,虽然得知我不冷,她还是决定亲自带上两床厚棉被来看我。下了县城车站,该怎么去找女儿呢?妈妈茫然了。这个县城,只因为女儿在,她才觉得这个地名很亲切,一下车站才发现这是一个完全不着边际的环境。她尝试着问别人,人们很难听懂她的话。慌乱中,她怎么也记不起我长长的手机号码,手足无措的妈妈急得哭了起来。车站小店的老板,耐心地跟妈妈交流,好不容易才知道妈妈来自哪里,然后又托人找来了司机老乡。在得知了我的单位后,小店老板又让三轮车师傅送她到我单位,三轮车师傅在传达室跟我联系上之后,才离去。妈妈远远地看到我,就泪流满面,像失散了多年的母女重逢。她哽咽着对我说:“丫头,幸好遇到了好人,我才找到了你。”

  车站小店老板和我虽然未曾谋面,但他给妈妈的温暖,又完整地传递给了我,这温暖伴随着我这么多年。 作者冰蓝梓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