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你有多久没看日出了?
2017-11-06 09:28:02

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看日出了。

小时候在老家的门前看过,太阳如蛋黄,在山尖上叩破,流出一地的晨曦;也曾见过海上日出,浓重的太阳从海上挣脱,海面上波澜起伏,仿佛阵痛——太阳是大海分娩的一个新生儿,一切都发亮了,太阳、云和海水,还有我也变成明亮的了;现在所见的阳光不再有蛋黄的新鲜,似乎火太旺炒得焦黄,总觉有股难闻的糊味——城市里的阳光混杂了挥之不散的汽油味儿。
 
唐代诗人李贺描写日出:羲和敲日玻璃声。如今的人们再没有那么浪漫的想象了,仅存的神话传说大概只剩下赵公元帅的身影;即使有闲心去敲击太阳,落下来的也只会是一地琐碎的鸡毛。阳光不是金币,即使撒了一地,也没有人去捡拾。况且现代人都太忙,忙着裹挟在车流、人流和物欲之中,有几个人会静下心来,让阳光温暖自己的心灵呢?
 
梭罗在瓦尔登湖边感慨:“我们常常忘掉,太阳照在我们耕过的田地和照在草原与森林上是一样的。我们接受他的光和热,同时,也接受了他的信任和大度。”无可否认,我们都是大地上的植物,扎根于大地,接受阳光的哺育,茁壮向上,在天空中开花结果。生命离开了阳光,会如阴雨天气中的石头,潮湿发霉——城市里也有阳光,但被高楼切割过,被各种欲望涂抹过。我们成了盆景,失去了广阔的土地,也缺乏阳光的照耀,在忙碌的日子里,逐渐枯萎,凋谢。
 
有多少年没为阳光激动过了。一位散文家感慨地说:上班的路上,挤车的当口,迎来的已是煮熟的光线,中年的光线。是不是从我们失去日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老去?看看街上匆忙的人群,枯干的表情,僵硬的姿势,未老先衰的样子着实让人感慨。
 
我又想起福楼拜,在巴黎乡下一栋亮灯的木屋里,给最亲密的女友写信:“我拼命工作,天天洗澡,不接待来访,不看报纸,按时看日出(像现在这样)。我工作到深夜,窗户敞开,不穿外衣,在寂静的书房里……”
 
“按时看日出”,多么美妙的想法。纯净的阳光带给人们一次清澈的精神洗礼,一次深刻的内心体验:在辉煌的日出中,我们被阳光镀亮。早晨的宁静最适合我们回归内心。凝视太阳,我们仿佛在打量自己。那些久违的梦想、诗情、青春重新在我们的血液中流淌……还记得在清晨的太阳中我们曾经摇臂呐喊的冲动吗?我们健步前行,真想用我们的头去撞响太阳!那时的我们都想像太阳一样,高高挂在自己的天空啊。
 
“按时看日出”,这是对生命的尊严许诺。现在,我便在暗夜里想象着黎明,在稿纸上涂抹阳光的形状。明天一定早起,去看看日出。
 

文/王清铭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